导航菜单

离开故土几十年,家乡人都成了陌生人,你还会回去吗?

云顶国际40082200

  12:21:40科学兴农

  提要:离开农村家几十年,家乡都是陌生人,你还会回家吗?

这个问题就像你毕业于母校一样。几十年后,教你的知识的老师退休了。所有的面孔都很活泼但很奇怪。你会回到你的母校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我们非常清楚,当我回到母校寻找原来的教室时,我不必再进去了。我进去了,原来的位置不再是你的。一切都已经错了。这种“回归”只不过是对过去记忆的回忆。

在一个小村庄的祝福和滋养下,年轻的生命长大了。只有祖国给了我们肥沃的土壤才能成长,但我们无法给我们飞翔的天空。飞出梦想似乎是当代年轻人不可抗拒的选择。因此,每个人都会在时间的洪流中继续开始新的故事,并逐渐放弃旧时代。

但我相信,经过30年,50年后,当我们的头发是白色的时候,我们将进入悲伤的时代。回顾这一生的旅程,童年的记忆将变得更加清晰和清晰。着名心理学家荣格曾经说过:一个人生命的努力是整合他从小就形成的性格。因此,每个从农村出来的人都必须承认,我们的启蒙始于斯里兰卡,并在斯里兰卡长大。从象牙的语言到这个小村庄的考验,从每天晚上上学的朋友群中,他们冲到路边喊“爷爷”,在他们的家乡,没有春天和冬天和夏天的秋天。从帮助村里的老奶奶到粉碎,收集和了解糖的外壳,我再也看不到那些善良的面孔了。我们简单的童年时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我们的手指上滑落。我听到过一种非常诚实和冷漠的说法,“记忆不好,记忆是没有任何力量的东西。”很多时候我们被教导放手,放开一个人的思想,放下旧的野心,放下生活中的一切。事实上,我们不必如此刻意。时间将平息将被放下的记忆,我们将留下无法抹去的记忆。让这些回忆伴随我们。这是我们孤独,失落,无助的时候。拿出帆布背包来激发我们宝贵的财富。在这个财富中,童年必须有一个回忆家乡的地方。

最后,我结束了飞翔《故乡的云》:我曾经充满骄傲,但我回到空袋子,家乡的风和我家乡的云,来治愈伤口。我希望当我们年老时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的心都会归属。

摘要:我几十年来一直远离农村家庭。我的家乡到处都是陌生人。你还会回家吗?

这个问题就像你毕业于母校一样。几十年后,教你的知识的老师退休了。所有的面孔都很活泼但很奇怪。你会回到你的母校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我们非常清楚,当我回到母校寻找原来的教室时,我不必再进去了。我进去了,原来的位置不再是你的。一切都已经错了。这种“回归”只不过是对过去记忆的回忆。

在一个小村庄的祝福和滋养下,年轻的生命长大了。只有祖国给了我们肥沃的土壤才能成长,但我们无法给我们飞翔的天空。飞出梦想似乎是当代年轻人不可抗拒的选择。因此,每个人都会在时间的洪流中继续开始新的故事,并逐渐放弃旧时代。

但我相信,经过30年,50年后,当我们的头发是白色的时候,我们将进入悲伤的时代。回顾这一生的旅程,童年的记忆将变得更加清晰和清晰。着名心理学家荣格曾经说过:一个人生命的努力是整合他从小就形成的性格。因此,每个从农村出来的人都必须承认,我们的启蒙始于斯里兰卡,并在斯里兰卡长大。从象牙的语言到这个小村庄的考验,从每天晚上上学的朋友群中,他们冲到路边喊“爷爷”,在他们的家乡,没有春天和冬天和夏天的秋天。从帮助村里的老奶奶到粉碎,收集和了解糖的外壳,我再也看不到那些善良的面孔了。我们简单的童年时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我们的手指上滑落。我听到过一种非常诚实和冷漠的说法,“记忆不好,记忆是没有任何力量的东西。”很多时候我们被教导放手,放开一个人的思想,放下旧的野心,放下生活中的一切。事实上,我们不必如此刻意。时间将平息将被放下的记忆,我们将留下无法抹去的记忆。让这些回忆伴随我们。这是我们孤独,失落,无助的时候。拿出帆布背包来激发我们宝贵的财富。在这个财富中,童年必须有一个回忆家乡的地方。

最后,我结束了飞翔《故乡的云》:我曾经充满骄傲,但我回到空袋子,家乡的风和我家乡的云,来治愈伤口。我希望当我们年老时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的心都会归属。